是爱情是亲情更是一份责任

  贾大哥老家在山东,今年35岁。20年前,他应征到广州服兵役,2002年正式退役,并开始从事交通行业相关工作。退役一年后,一次偶然的邂逅,他认识了妻子贾太太。他略显羞涩地回忆道:“我太太以前是卖衣服的,我去买东西的时候,认识的。”

  贾太太是湛江人,性格十分开朗,来广州务工多年。在认识了贾先生之后,他们结为夫妻。2009年,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可是好景不长,自从怀孕后,贾太太的肾功能便不断衰退,还患上了肾炎。直到2012年,贾太太的肾炎一直不见好,最终转变成了尿毒症。

  2015年,贾太太听从医生的建议,做了腹透手术。手术之后,贾太太每天要自己在家里做四五次透析,每个月还要去医院复诊一次。贾大哥说:“我太太不能吃盐,做菜不能放调料,基本上都是水煮的,现在,非常瘦。”

  因为身体状况不好,而且要不断做透析,贾太太每次出门都非常不容易。贾大哥说:“过年,我们也回不了山东老家。”虽然情况不容乐观,但贾太太仍然保持着最初的开朗,在自己有精力的时候也会在网上卖点东西,赚钱补贴一点家用。而他们10岁大的女儿,自己也会照顾自己,还会帮爸爸照顾妈妈。贾先生说:“她很懂事,她老跟我说‘你们不要给我买什么东西,把钱留给妈妈看病吧’。”

  到今年为止,贾太太做透析已经快5年了,贾大哥告诉记者:“我妻子的身体状况,腹透最多只能做7年。医生建议我们尽快做换肾手术。现在,合适的肾源已经找着了,就缺手术费。”据了解,贾大哥每天上下班的车程要四个小时,平时周末和下班后,他还会去拉货赚一些额外的补贴。肾源和医疗费总共需要50万元左右,他的收入在庞大的手术治疗费面前只是杯水车薪。

  说起这些情况时,贾大哥并没有任何怨天尤人,反而透露出一种破釜沉舟的坚定: “我山东老家的房子卖了,有10万元,剩下的缺口40万元,我一定要想办法筹到,希望大家帮帮忙,救救我妻子。”

  一个山东大汉,说起自己的苦难,虽然内心波澜起伏,但听着却平淡如水,让人心生敬意!